23歲新加坡富豪的財富詛咒:4年內父母弟弟離奇身亡,獨得百億家產

坨坨 2021/09/14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個富豪的自述:

我是黃泰勒,含著鑲滿鑽石的金鑰匙出生,今年23歲,坡縣最有錢的年輕富豪之一,卻有著一付悲催的命。

我的父親和母親大人,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了,所以,我成了百億家產的唯一繼承人。

故事要從我小時候講起。

女僕把我養大

我在英國倫敦著名的富人區——騎士橋長大,站在家中臥室的窗前,可以俯瞰海德公園。

騎士橋也就那麼回事兒吧,有不少頂級餐廳、奢華商場,房價嘛,買一套像點樣的公寓430萬美元。

我長大後,有了兩張美國運通百夫長卡。一張是老媽給的,說兒子你遇到緊急情況時用,另一張是老爸給的,給的時候什麼也沒交代。

無所謂了,小時候我也沒怎麼見過他們,身邊都是伺候我的人:女僕、管家、保姆,是他們把我撫養大的。

你們的童年是怎樣度過的?有小朋友和你們一起玩嗎?

我的童年生活在一個大大的房子裡,現在想想看,有點像個籠子,雖然是黃金的,可還是個籠子。

就是那種與世隔絕的感覺吧。

我每次被帶出去,都是乘坐豪車和私人飛機,我也沒怎麼玩過玩具,我爸爸收集古董汽車,我是在老爺車的陪伴下長大的。

家裡的廚子最喜歡用「和牛」做西餐,我嫌他做得不好,經常自己去餐廳吃,已經吃膩了。

記得有一次,我想吃冰淇淋,但父親不讓我自己去買,他叫一個隨從去買給我,因為安全第一。

我的司機接受過特殊訓練,萬一遇到綁匪什麼的,他能保我安全。不是說他的身手有多好,而是他能幫著我逃跑。

羡慕嗎?這太可怕了好不好,我寧肯自由自在的生活。

上學時,我交了一些朋友,父親馬上啟動了一個預案——對我的朋友及他們家人進行背景調查。

這些無時無刻地都在提醒著我,我是多麼的與眾不同。

三逗號俱樂部

當十幾歲的你們還在努力讀書,或者懵懂在花季時,那年15歲的我,正陪伴在父親身邊,看著他收購一家英國足球俱樂部。

如果父親和母親願意的話,他們可以在世界各大城市,擲骰子購買房產。

錢對于我家來說,只是數位,可以轉換成各種資產罷了。

就說我那兩張百夫長卡吧,這絕對是一種特權,但是,將一張沒有限額、無限透支的卡片,交到青少年手中,是個好主意嗎?

我對錢沒有概念,因為要什麼有什麼,真希望我不是帶著這些卡片長大的,那樣我就能夠明白,錢的真正意義,和人生其他的一些東西。

16歲時,有一天早上,宿醉不醒,手機響了,我掙扎地爬起來,是父親打來的電話。他說,兒子,週末在做什麼,花什麼錢了。我當時腦子一片混沌,記不太清楚了。

然後我突然發現,自己在一艘豪華遊艇裡,原來我前一天晚上,在曼谷租了一艘遊艇。

我還記得父親在電話那頭開心的笑聲,現在回憶起這件事,我毫無滿足感,反而感覺羞愧。

你們可能會認為,買東西時要是不用看價簽該多好,但對于一個孩子來說,這很可怕。

從小我就注意到自己的家有很多監控探頭,周圍有很多保鏢。我的父母不喜歡引起注意,但他們總有一種危險感。

像我這樣的年紀,成為「三逗號俱樂部」的一員是非常罕見的。

普及一下:三個逗號表示 10 億美元,在顯示金額時,1,000,000,000 美元需要用 3 個逗號間隔。加入三逗號俱樂部意味著成為億萬富翁。

想過如果你一年掙10萬美元,需要多久能成為一個億萬富翁嗎?一萬年!

我經常需要面對這樣一個問題:當全世界有這麼多人在為生存而掙扎,為了擺脫貧困而陷于絕望時,我擁有這麼多錢是否合乎道德?

這個問題我考慮過,擁有巨大財富的人,有義務為社會、為那些需要的人提供更多説明,這也是一種巨大的壓力,說的好聽一點,社會責任感,或者,共同富裕。

畢竟,這不是我的錢,而是我父母的錢。

人們說我太幸運了,一下子繼承幾十億美元,擁有了別人幾輩子掙不來的錢。

你們說得沒錯,我擁有大多數人夢寐以求的生活。

這種生活聽起來像是一場夢,我總感覺自己是在夢遊。的確,財富可以解決許多問題,但卻無法解決我的問題。

那些繼承巨額財產的人通常會不知所措,他們得到了幾乎每個人都想要的,內心卻會感到內疚,甚至有的人會產生罪惡感。

他們會想,「為什麼是我?」那一瞬間,一大堆錢就像一堆磚頭一樣,毫無意義。

上了世界上最昂貴的學校又怎樣?

上學的時候,母親主要通過我的學業成績,來衡量我的人生價值。

由于擔心我在學習上三心二意,她想出了個方法,可能只有我們這種富豪家庭的媽媽,才想得出來的方法。

她把我送到精神科醫生那裡,讓醫生測試我的精神有沒有問題。

結果很喜人,我被診斷出患有抑鬱症、孤獨症和自閉症,那年我才十幾歲。

但母親絲毫沒有被嚇到,她認為,兒子有孤獨症是他「有天賦」的表現,抑鬱症正好解釋了兒子「懶惰又難相處」。

在我被確診三大「精神疾病」之後,母親把我從倫敦送到瑞士的羅西學院,這是世界上最昂貴的寄宿學校。我上學的時候,每年的學費是11萬3千美元。

每年1月到3月,學校會將學生安置在格斯塔德雪山上,一個特殊的冬季校園,學生每週上四次滑雪課。

羅西學院有大型音樂廳、航海中心和馬廄。一個班不到十個孩子,大一點的學生會被安排品酒課程。

每天晚上,羅西的學生都會坐在貼有個人餐巾紙的座位上,由學院廚師把晚餐送到每個人面前。

儘管上了最昂貴的學校,我還是未能達到父母的期望值,于是我再次被轉校。我回到了新加坡,就讀于英華自主中學,這是新加坡富家子弟紮堆的學校。

由于父母動用了關係,我不用參加入學考試。我上著全世界最好的學校,可是我的精神狀態卻沒有改善的跡象。

我總是感到自己讓父母失望,我的抑鬱症愈發嚴重。

在我們這個圈子裡,抑鬱症已經不是秘密,許多富裕家庭的孩子都有某種程度的抑鬱,我們的父母也一樣,但很多人會隱瞞。

哪個父母會希望自己的孩子有精神疾病的記錄?以後想參政怎麼辦?

在富人圈,這是一種整體的羞恥感,可是我不這麼想,至少我敢于面對自己,這再好不過了。

在英華學校,「我們努力學習,我們盡情玩樂」成了一句口頭禪 一瓶瓶唐培裡儂香檳王被偷偷帶進宿舍,司機則被我們派去購物。

今天你過生日,明天他過生日,派對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日子過得雜亂無章。

我的許多同學會站在大廳裡,看著那些授予他們父親、祖父和曾祖父的牌匾和獎勵。這些男孩兒生來就是家族繼承人,他們只能沿著父母設定好的路,學習生活。

我家被詛咒了

當我完成學業後,開始在新加坡軍隊服兵役,這讓我的抑鬱症有所好轉。然而,19歲時,醫生在我的腦子裡發現了腦腫瘤,我只能退役。

當所有人以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我走出軍營的大門時,他們都認為,我是靠著家人的關係,得以逃避服兵役。

我只能默默地接受這一切,因為我不想告訴任何人我長了腦腫瘤。

經過治療,我出院了,我開始在建築業施展手腳,這是我喜歡的領域。我的身心健康再次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但接二連三的厄運開始降臨到我的家庭。

先是在2017年,我的弟弟在一場交通事故中喪生。

接著是我的母親,那麼堅強的母親,2020年癌症把她帶走了。

而我的無所不能的父親,在今年2月的一場交通事故中喪生。

我家一定是被詛咒了,我們究竟做了什麼?財富的詛咒嗎?

我痛苦萬分,抑鬱症嚴重到想自盡。我無法工作,無法生活,最熱愛的建築業我也放棄了。

我的日常活動每天都差不多,當我醒來時,喜歡離開家去外面,街上的喧囂、熙來攘往的人群,會驅散我黑暗的思緒。

我喜歡去屋頂酒吧,我坐在那裡,帶著筆記型電腦,生活和笑聲環繞著我,只有這時我才不會感到孤獨。

那麼有錢,為什麼痛苦?

一天傍晚,我坐在酒吧給朋友打電話,桌子上是牡蠣、扇貝、香檳酒瓶和一盤薄薄的牛肉片,這盤牛肉片擺放地如此精心,就像是餐桌上的裝飾品。

就在我們通話的時候,太陽正在新加坡的上空落下,在我看來,這是度過一個夜晚的最佳方式。

孤獨可以籠罩財富,金錢就像火箭助推器,把我的病情推到了雲巔。我得到了億萬家產,我也失去了一切。

我的朋友們無法理解我,一個每週花幾千美元買衣服的人怎麼會痛苦呢?

我喜歡擁有美好的東西,但紀梵希的襯衫帶不來任何意義。

一想到父母,我經常會下意識地抽搐。如果我每天面對他們的死亡,我會崩潰。我給了自己一個心理暗示,假裝我的父母在度假。

說實話,我和他們不親,我經常把母親稱為「虎媽」,把父親稱為「支票父親」。

我的生活被奢華包裹著,但我真正想要的是父母的擁抱,一種傳遞愛和親情的東西,這讓我心碎。

對我來說,時間比勞力士值錢。我努力敞開心扉,分享自己的真實感受。

母親在世時曾說,抑鬱症代表了我的弱點,一個應該用盔甲覆蓋的弱點。

我一直帶著一堵牆,面對周邊的人,隱藏我的情緒。多年來,我已經習慣帶著這道牆,當父親去世時,整個牆塌了。

下一個被詛咒的人是我自己,我的癌症已經到了晚期,我仍在接受治療,但腦子裡的腫瘤是一顆定時炸彈,我不知道自己能撐到什麼時候。

也不知道,這篇文章,是否是我留給這個世界最後的話。

在這個世界上,我是一個人——我一直都是這樣。

我想說,以一個人擁有多少錢,來衡量他的價值和幸福感是不對的。從小我就擁有整個世界,23歲便成為幾十億美元家產的繼承人。

但是我沒有得到父母陪伴的愛,沒有與其他孩子共同成長的快樂,孤獨是我最好的朋友,幸福是可望不可及的遙遠。

當我泰勒·黃寫完這篇文字的時候,希望你們可以體會到生命的可貴,體味到家庭的溫暖,體味到父母的愛。

要記得,金錢能讓你買到一條最好的狗,但是只有愛才能讓它搖尾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