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曉旭在照片背面寫了一首詩,導演王扶林一看:林黛玉就她了

草莓酱 2021/09/10 檢舉 我要評論

娛樂江湖,風起雲湧,試問誰主沈浮?號令天下,坐看潮起潮落,大家好,我是草莓醬,每天都會在這裏和大家分享你想要的娛樂大餐喔~

87版《紅樓夢》能夠成為經典,與演員的表演藝術是分不開的,這也得益于劇組在選角時下的一番功夫。無論是在氣質上,還是形象塑造上,演員都和他們所飾演的角色融為了一體。特別是陳曉旭飾演的林黛玉,讓人覺得她就是林黛玉,林黛玉就是她。而陳曉旭是如何成為林黛玉的扮演者的呢?

87版《紅樓夢》劇組是我國第一個通過海選挑選演員的劇組,在雜誌上刊登了海選的消息,並專門設置了一個辦公室接收來自全國各地的自薦信。

陳曉旭偶然間看到了這個消息,就給劇組寄去了一封自薦信,裡面附有一張自己當時的照片,並且在照片背面抄上了一首自己十四歲時發表在《青年詩人》上的詩歌《我是一朵柳絮》。

在選演員時,導演王扶林定下了林黛玉扮演者的兩條標準,一是要長得像古人,二是要有才情。

看了陳曉旭的自薦信、照片和詩作後,王扶林覺得陳曉旭很符合這兩條標準。他在後來接受採訪時說:「林黛玉必須是詩人氣質的,在當時找一個十八歲的會寫詩的青年,太少了,還必須是那種味道的,這個演是演不出來的。」

那麼,陳曉旭這首詩到底寫了什麼,寫得怎樣,才讓她成了王扶林心中扮演林黛玉的人選呢?我們不妨一起來讀一讀。

我是一朵柳絮

我是一朵柳絮,

長大在美麗的春天裡,

因為父母過早地把我遺棄,

我便和春風結成了知己。

我是一朵柳絮,

不要問我的家在哪裡,

願春風把我吹送到天涯海角,

我要給大地的角落帶去春的消息。

我是一朵柳絮,

生來無憂又無慮,

我的爸爸是廣闊的天空,

我的媽媽是無垠的大地。

陳曉旭這首小詩一共三節,以柳絮的口吻來自詠,很有想象力和詩意,語言也十分清新靈動。詩人把柳絮的飄飛想象成「父母過早地把我遺棄」,顯得有點幽怨和孤獨。

但接下來卻筆鋒一轉,雖然被遺棄了,但好在有春風作為知己,可以借著春風把春天的消息帶到大地的各個角落,以天空和大地為家。

儘管這首小詩與林黛玉的氣質不太契合,也無法和林黛玉的詩作相提並論,但也足可見陳曉旭的才情。

自從飾演了林黛玉,陳曉旭的人生命運就和林黛玉糾纏在一起了。在她後來寫的詩中,我們就能看到林黛玉的影子。

石竹

虛懷亮節生石隙,

春露秋霜染青衣。

風骨不朽作書簡,

留與人間寫傳奇。

陳曉旭這首詩寫得非常巧妙,卻又不留技巧的痕跡。寥寥四句,就把石竹的品格和特點融合在一起寫了出來。

此詩第一句通過寫竹子中空,一節一節生長,紮根于石隙的特點,讚頌了石竹虛懷若谷,高風亮節,堅韌不拔的品格。第二句寫石竹的色彩,其實是在讚美石竹飽經風霜,顏色不改。後兩句通過寫石竹的功用,凸顯了石竹的不朽風骨。

石竹是不可摧折的,林黛玉是這樣,陳曉旭也是如此。林黛玉所居的瀟湘館,就種有「千百竿翠竹」,這正是她的象徵。陳曉旭後來患病,卻為了身體的完整而放棄治療,亦可謂堅韌。

人淡如菊

我從廣寒來,孤芳何人賞。

居傲不媚春,偏愛秋色涼。

纖纖淡鵝黃,倩倩素心長。

猶慰深閨寂,且伴一縷香。

此詩以菊花的口吻自詠,來自廣寒仙境,自是超脫不凡,非俗人所能欣賞。就算只能孤芳自賞,也絕不向春天獻媚開放,只喜歡寒涼的秋天,堅持自我的本性。孤寂之中,自有香氣氤氳。

幽蘭

斂身幽谷遠塵埃,

天光雲影任徘徊。

不須天風來相催,

自在花兒靜靜開。

此詩寫幽蘭「不為無人而不芳」,自在地開放在無人的幽谷之中,遠離塵世,不在意外界的變化,也不怕風雨的摧殘,寫出了幽蘭超脫世俗和清高孤傲的質量。

林黛玉和陳曉旭都像菊花和幽蘭一樣,是清高孤傲、鄙棄世俗的。寫下這首詩一年多後,陳曉旭就剃度出家了,沒過多久,就因病辭世了。

從此,「天堂多了個陳曉旭,人間再無林黛玉」。

好了,本期的分享就到這裏啦,歡迎大家在評論區留言哦~如果您喜歡草莓醬的分享,就請動動小手點贊、分享或者收藏吧,感謝支持!喜歡我記得關註我哦,我們下期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