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家族「百年鑽石王冠」穿頂奢婚紗,36歲的「列支敦士登公主」幸福出嫁了

坨坨 2021/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最近對于歐洲最沒有存在感的王室——列支敦士登王室來說,可謂是一半甜蜜一半殤。

8月21日,親王妃瑪麗因中風併發症去世,享年81歲。8月28日,包括摩納哥卡洛琳公主、西班牙索菲亞王后和盧森堡讓王子、西比拉王妃在內的多家王室成員出席了在瓦都茲大教堂舉行的告別葬禮。家人、至親、摯愛用熱烈、真摯、溫暖的愛意,送別了優雅了一輩子、被漢斯·亞當寵愛了一輩子的瑪麗王妃。

9月4日,瑪麗王妃葬禮後一周,列支敦士登公主瑪利亞·安努夏塔公主(princess maria anunciata)和丈夫伊曼紐爾·穆西尼在維也納舉行了盛大的宗教婚禮儀式。

瑪利亞·安努夏塔是盧森堡瑪格麗莎公主和列支敦士登尼克勞斯王子的大女兒,列支敦士登親王漢斯·亞當是她大伯,盧森堡現任大公是她的親舅,比利時國王菲力浦是她表舅,有三家在位王室做「後盾」,身份地位可以說是非常高。

父親尼克勞斯王子是列支敦士登的外交代表,常駐比利時,她和弟弟妹妹們也都出生在比利時。

安努夏塔(右)和弟弟妹妹

雖然是貨真價實的「藍血」公主,安努夏塔卻低調又務實,一直從事藝術研究和策展工作,先是在博物館,然後是Cahiers d’Art藝術出版社,現在她正在從事獨立策展項目。在法國、義大利、美國等多地舉辦過國際展覽。

和男友(現在是老公了)伊曼紐爾從2017年開始在公開場合出雙入對,伊曼紐爾是一家家庭健康初創公司(Pillo Health)的聯合創始人兼CEO,也是個低調但不差錢的主。

可能有人會說,這麼家裡剛剛辦了喪事,沒過幾天又開始辦喜事了呢?

首先呢,人家可能也沒這方面的禁忌,瑪麗王妃和瑪利亞·安努夏塔也就是大伯母和內侄女的關係,姻親不是血親。

其次呢,安努夏塔和伊曼紐爾其實在今年6月份時,已經在義大利舉行民事婚禮了,當時因為疫情的原因,所以宗教婚禮並沒有馬上辦,而是敲定了9月4號這一天,到日子裡總不能不辦呀。

同樣是因為疫情將婚禮規模一縮再縮,婚禮時期一延再延,也同樣是王室「邊緣公主」,安努夏塔這場婚禮比起去年英國約克碧翠絲公主的婚禮,還是要盛大&用心的。

婚禮在維也納的蘇格蘭教堂(始建于12世紀)舉行,瑪利亞·安努夏塔身穿象牙色婚紗,挽著父親尼克勞斯王子的手走進教堂。

婚紗大船領、超大泡泡袖,荷葉裙擺加拖尾設計,看著其貌不揚並且還有點皺皺巴巴的,來自華倫天奴,雖說是個小透明公主,「名頭」也不是太響亮,但有三家王室的關係,加上她一個做藝術的,偶爾也混時尚圈,有N多時尚圈&貴族圈好友,華倫天奴的婚紗不成問題。

捧花和頭紗都是小清新森女系,是個幸福的新娘子~

摩納哥卡洛琳公主的次子皮埃爾和老婆碧翠絲也到場祝福,比利時、盧森堡家親戚沒見到,還是稍微有些許可惜。

和英國碧翠絲公主結婚時一樣,也是佩戴的家族祖傳的尖頂王冠,只是瑪利亞·安努夏塔的王冠歷史更久一些。

安努夏塔佩戴的王冠被稱作「哈布斯堡尖頂王冠」,最開始的主人是奧地利大公(哈布斯堡王朝)卡爾·路德維希的第三任妻子、葡萄牙公主瑪利亞·特蕾莎,後來經瑪利亞·特蕾莎的小女兒伊莉莎白·阿瑪利亞女大公帶進列支敦士登王室。

這頂王冠是伊莉莎白·阿瑪利亞的兒媳婦吉娜王妃戴的最多的一頂王冠,吉娜臉偏圓,下頜線沒有過多的棱角感,配上蓬蓬的髮型,即便是王冠架子比較大,戴起來也是好看的。

後來吉娜的大兒媳瑪麗王妃進門,在婚禮當天也是佩戴的這一頂王冠,瑪麗其實臉型也偏圓,但是婚禮當天髮型梳得比較高,將王冠圈起來放在頭頂,拉長了臉型,整體看起來儀式感更強,但個人感覺沒有婆婆吉娜戴著好看。

後來瑪麗的兒媳婦蘇菲(就是現在的王儲妃)在婚禮當天佩戴的是自己巴伐利亞家的王冠,並沒有佩戴尖頂,但是在出席大場合(例如荷蘭WA即位、瑞典維多利亞公主大婚)時,都是佩戴著尖頂王冠。

蘇菲和安努夏塔一樣,都是屬于臉型比較長,下頜線的線條很清晰,臉上肉不太多的,如果有髮型加持,看著還是挺有存在感的。

但如果髮型不太對,整體看起來就會變長方體~

安努夏塔雖然是耐看型小姐姐,但是佩戴著也就是堂嫂蘇菲的這個效果。

當然啦,如今的審美和她奶奶吉娜那時候不同,安努夏塔本身就是搞藝術的,為完美呈現這個人生最重要的時刻,考量的肯定是比我一個吃瓜路人更多、更深刻的,再者說,婚姻的幸福,和王冠、髮型或者婚紗並沒有直接的關係。

看著這掛在新人臉上幸福的笑容,就能看出他們對未來新生活的期待和嚮往,也祝福這對在對的時間遇見的對的人,能有擁有美滿幸福的一生。

安努夏塔她妹妹瑪麗·阿斯特裡也將在下周和未婚夫完婚,有姐姐的這個婚禮行頭配置在前,妹妹的估計也差不到哪裡去,期待能在一周內再次見到哈布斯堡尖頂王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